天氣轉冷逛街的人少了 夜經濟如何吸引“貓冬”人

2019年11月25日 09:50:22 來源: 齊魯晚報

  天氣冷了,網紅街寬厚里也變得不像以前熱鬧了。

  夏天的熱鬧如今不再。

  自濟南市公布《關于推進夜間經濟發展的實施意見》以來,已快5個月。如今,“夜經濟”正成為濟南城市形象新名片。可隨著冬季的到來,濟南的夜經濟面臨著一個難題——習慣“貓冬”的濟南人晚上不愛出門。對此,專家建議,發展冬日夜經濟首先要從轉變人的消費習慣開始,釋放和引導人們的需求。

  文/片 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

  記者 王杰

  現象

  受不了冷清

  有攤主9點要打烊

  21日晚9點,即將進入冬季的濟南,夜晚已近零攝氏度。天氣轉冷,寬厚里商業街區的人氣似乎也隨之轉涼,沒有了夏日行人如織的“火熱”。

  看著三三兩兩穿著棉服、羽絨服的路人行色匆匆地從自家果汁店經過,張華(化名)有些無奈。百無聊賴的他,在攤位上已玩了兩個多小時的手機游戲。“天氣暖和時人流還不錯,天冷時周末還好點,但平時晚上8點以后顧客就很少了,基本上沒什么人。”9點半,受不了冷清的張華,已經開始收拾攤位,準備打烊。

  在印象城悅立方夜市經營文創工藝品的李潔(化名)遭遇也是如此。隨著冬季的到來,自己攤位的打烊時間從凌晨1點提前到了23點。晚上10點半,時值工作日夜晚再加上天氣越來越冷,記者漫步在悅立方的24小時潮街上,盡管不少餐飲店內依舊燈火通明,但大都沒什么人氣。

  濟南作為典型的北方城市,一年四季分明,其商業氛圍和季節密切聯系,尤其是夜經濟。近日,記者走訪寬厚里、悅立方、老商埠區等幾大精品夜間經濟聚集區,發現上述街區的夜晚客流量較之夏秋兩季,均明顯減少。

  “天越來越冷,誰還愿意出來呢。”面對如今稀稀拉拉的人流,張華開店之初便早已預料,“夜經濟的發展依賴于夜生活的豐富,而濟南人冬天的夜生活少得可憐。”

  天氣寒冷、人流量的減少,也影響著不少街頭藝人的熱情。“沒人聽了,我們晚上也就不再出來了。”隨著天氣轉冷,流浪歌手超哥也“偃旗息鼓”,暫且放下“當歌手的夢想”,安心地“當起音樂培訓學校的代課老師”。而這種影響也是雙向的,冬夜街頭藝人們不再上街表演,市民們也就更加沒有了“出去逛街”的念頭。

  分析

  人氣不旺與天冷有關

  也與天冷無關

  “現在下午5點多就黑天了,而且下班時間也比原來早了,該買的東西盡早買完,晚上能不出來就不出來了。”21日,在文化東路一家超市里購物的市民王先生說。

  “天氣冷也不愛出去動彈。”市民陳女士的想法,代表了一部分減少夜間活動人群的想法。在記者隨機采訪的市民中,有六成左右的人都減少了冬季夜間出門的頻率。

  進入冬季,市民選擇“宅”在家里打發晚上時間,雖然與氣候環境密切相關,但缺少具有特色的大眾參與性的夜間消費項目,讓市民從家中走出去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。“出去無非就是吃吃喝喝,還不如在家享受著暖氣看電視。”在市民徐先生看來,眼下的夜經濟發展仍以餐飲行業為主,“夜生活不應該只是吃吃喝喝”。

  “其實,我覺得濟南的夜生活還是在發展的,前幾年人們到了晚上都不愿意出門,公交車、路燈等都跟不上夜生活的步伐。”來濟發展十多年的唐元(化名)回憶說,這幾年隨著城市路燈管網、零點公交等市政設施的逐步完善,濟南的夜間消費不再像以前那么冷清。

  但與北上廣等城市的橫向比較,讓唐元感慨:濟南市“夜生活”的乏味,飯店、商場收班早,夜經濟商圈仍有很大進步空間。“你說完全沒有夜生活嗎?也不是。可到了晚上,老百姓還是不曉得去哪玩。”

  “總不能大冬天的,還去泉水邊上乘涼吧。”比起冬季夜生活,民宿店老板周超(化名)覺得在家“貓冬”最舒服不過。冬季到來,不少游客因老舍《濟南的冬天》一文慕名而來,每每此時周超也有些犯愁。“明湖秀冬天關了,剩下的也就后宰門、老商埠的一些音樂酒吧,真的沒啥可推薦的。”

  觀點

  要從轉變消費習慣起

  讓四季都有消費常態

  “最大的需求就是多開一些深夜食堂,不再只是擼串。”市民李蘭(化名)說。繁榮“夜經濟”,市民們首先想到的便是餐飲。至于餐飲的種類需求,眾口難調,有的希望開設“小吃夜市”,有的則希望“深夜食堂一條街,中西餐都能吃得到”。

  但夜經濟并非僅僅是多開放幾家餐飲那么簡單,除了吃,還需要玩和樂,如此一來,夜經濟才能長久持續發展,更不怕“冬眠”。

  “濟南缺少夜休閑文化氛圍,大家對酒吧和這種生活方式的理解也還比較淺,這還需要政府部門的宣傳引導。”隨著冬季來臨,后宰門街“訴醉”酒吧老板王松(化名)的生意更加有些難以維持。王松認為,在國外或者北京、上海,去酒吧其實就是一種8小時之外緩解工作壓力的方式,但濟南人對這種方式接受度還不高。

  “夜經濟首先要從轉變人的消費習慣開始,不再只是吃吃喝喝上下功夫。”山東大學社會學教授張洪英認為,夜經濟涵蓋的范圍很廣,其中就包括夜文化,比如夜間書店、圖書館、體育健身場所以及供上班族充電的培訓場所等。

  濟南市顯然注意到這一點,記者了解到,就在11月16日,濟南已推出了“泉城之夜·濟南冬季文化旅游嘉年華”,特別提出了“夜游”“夜娛”“夜購”“夜宿”“夜讀”等五個方面的內容,助推冬日夜經濟。

  “其實省圖、美術館、健身中心等,也可以延長晚間開放時間,讓白天沒時間的人們晚上來充電。”張洪英認為,提振夜經濟首先應該健全完善夜經濟的消費業態,“讓人們晚上出來有的吃、有的買、有的玩,從而一年四季都有了消費常態。”

  借鑒

  打造“夜文化”品牌 商家們也需自我轉型

  “北方城市的人喜歡‘貓冬’是客觀現實,要激活冬天夜消費,應該大力發展室內夜消費內容,有個溫暖的環境,才能把人們從家里吸引出來。”山東省經濟學者李永斌認為,夜經濟要保持長久的活力,必須解決冬季“半年閑”問題,“除了大力發展一些適合冬季室內消費的項目,還可以推出一系列適合大眾口味和價格的文藝演出或者體育賽事,由此拉動冬季夜消費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發展夜經濟,眾多城市都注重從文化產業介入。如,上海首批24小時影院上線,影院將排映最后一場電影的時間23點,進一步延長電影的排映時間,排映場次將延遲到零點過后;上海市文旅局公布了夜間試點開放的博物館,上海博物館首次夜展的2000個名額于15分鐘內告罄。

  餐飲是“夜間經濟”的主要業態,但“夜間經濟”不是一個單一的業態,需要多業態組合。鑒此,西單的“夜間經濟”業態單一,欠缺文化、娛樂類業態的現狀,西城區延長多業態綜合樓宇的營業時間,它們集中了餐飲、健身、娛樂等多種適合“夜間經濟”發展的業態,以此來滿足周邊社區居民夜間消費需求;更是鼓勵健身、休閑品牌入駐西單,鼓勵書店等企業將營業時間調整為24小時。

  “除了優化營商環境,多搭建平臺;還需要因地制宜,開拓出屬于自己的發展道路,根據濟南人自身的風俗習慣,打造出屬于自己的“夜文化”品牌。”張洪英認為,發展“夜經濟”的關鍵,在于釋放和引導人們的需求,特別是滿足人們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。

  “自助者,天助之。”除了政府營造的大環境,其實眾多商戶們也在做著轉型,帶火冬季的夜經濟。面對天冷帶來的生意轉淡,張華打算推出幾款當季熱飲與甜品,以吸引人氣;而李潔則打算推出幾款老濟南特色的手套、耳套,讓自己的生意在這個冬天“火一把”。

[ 責任編輯:王媛媛 ]
歡迎下載新華網客戶端
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21125270143
好玩的网络捕鱼游戏